您的位置: 三河信息网 > 历史

香港当代水墨市场小荷才露尖尖角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8:28

香港当代水墨市场 小荷才露尖尖角

刘丹 《罂粟花》 纸本水墨 2007年

纵观4月9日结束的香港拍卖周中的几场拍卖,在2.81亿港元明成化斗彩鸡缸杯、1.47亿港元北宋定窑碗这些天价作品的光环下,香港的当代水墨作品成交显得微不足道。然而,从已有的几场拍卖来看,当代水墨作品在香港显露出足够的市场潜力,也呈现出不一样的水墨市场。

香港市场的水墨新动向

在刚结束的几场拍卖中,各种风格、不同类型的当代水墨作品都聚集在香港市场,显露出这一国际艺术品市场的新动向。

香港苏富比推出名为“聚——当代文人艺术”的专场,可视为香港苏富比对当代水墨专场的一种扩充。该专场将赏石、盆景、根雕摆件等与当代水墨相融合,主打文人艺术牌。香港苏富比执行总裁程寿康将其称为“这一次春拍最大的变化”。

专场囊括了蔡小松、李华弌、刘丹、彭薇、徐累、曾小俊等艺术家的作品,最终,该专场达到5145万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徐累的《岛石》以340万港元成交;曾小俊的《文征明手植古藤二号》成交价为244万港元;刘丹的《罂粟图》成交价为256万港元;李华弌的《云松聚》成交价为316万港元;彭薇的《我常与宝石倾谈良久》以106万港元成交。此外,王无邪、彭康隆、邓卜君、水松石山房主人都有作品上拍。

2013年,香港嘉德首次推出以“香港水墨”为主题的专场拍卖。在今年春拍中,“观想——中国书画四海集珍”专场也推出了多件当代水墨作品,打破了水墨画的界限,不仅囊括国内市场一线书画家的作品,还涵盖港台地区当代水墨画家的作品。在该专场中,香港画家丁衍庸的《花鸟长卷》以高出最低估价近5倍的529万港元成交;香港画家吕寿琨的《晚趣》以9.2万港元成交;而台湾画家刘国松的作品《隐藏》则以57.5万港元成交;欧豪年的《雪竹幽禽》则以32.2万港元成交。

此外,在香港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中,也有几件当代水墨作品。其中,刘国松的《蟋蟀渐多秋不浅》估价10万港元至15万港元,最终成交价为59.8万港元;谷文达的《中园-3号C江河》成交价为184万港元;杨诘苍的《千层墨》以34.5万港元成交。

香港保利更是将当代水墨分为经典水墨和当代新水墨两个专场,保利香港当代水墨部门主管唐丽丽表示:“希望通过这两个专场囊括的多样化拍品,能够全面而清晰地帮助藏家构建起当代水墨发展历程的学术及收藏脉络。”“中国当代新水墨”专场更是细分新文人、朱新建、新工笔、抽象水墨等专题,推介当代水墨画家作品。

最终,两个专场的总成交额分别达到1650万港元,当代新水墨专场总成交额为2200万港元。在中国当代新水墨专场中,被视为新文人画代表的朱新建作品共有18件上拍,除3件流拍作品外,其余15件成交总额为133.3万港元;4件刘国松作品也悉数成交;李津的《足食者》以172.5万港元成交;艾轩的《雁南飞》落槌价为130万港元;郝量的《幽暗》估价40万港元至60万港元,最终以170万港元落槌。

多元化的水墨画境

从殖民地发展成为文化交流港,一直以杂交文化为主流的香港,在继续吸收外来文化的同时,以回归传统、观照水墨的视野,开启了多元化的水墨画境。

如果说拍卖场的当代水墨成为香港的热点之一,那么香港本土的水墨发展就是酝酿这一热点的根基。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敏感的国际触觉,加上殖民地与东西方文化交杂的背景,香港画家少了一份文化传承的包袱,更能向不同媒介去自由探索和发展。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吕寿琨、王无邪、周绿云等香港画家就掀起了一场具有影响力的“新水墨运动”。在艺术史家苏立文看来,吕寿琨以抽象及半抽象的画风,成就了融汇东西方绘画元素的新派水墨,令水墨画走向现代化。刘国松对香港水墨画的影响也非同一般,他推动了水墨画的现代化。香港本土画家进行多元的形式探索和表现形式的尝试,各自演化出不同面目,富个人特色之余,更缔造了香港水墨画新风貌。

除了本土当代水墨艺术家的创作外,香港对当代水墨的推动由来已久,早在2006年举行的“当代香港水墨大展”就概括地反映了香港水墨的典型风格,也是推动香港水墨市场的一次展览。随后,香港又相继举办了水墨新墨:现代水墨画联展暨学术研讨会等活动;2013年,“港水港墨——香港水墨作品展”在香港大会堂揭幕。水墨专题展和个展、联展不断,为香港市场推广当代水墨打下了基础。

此外,香港云峰画苑、汉雅轩、对比窗等香港画廊对当代水墨早有涉猎。香港的万玉堂画廊不仅与香港水墨画家冯永基、林文杰合作,还与30多位内地和海外的水墨画家合作。2013年,新成立的香港苏富比艺术空间举办了“七十后:新水墨——怡情斋收藏展”,囊括16位出生于1970年后的中国内地和香港艺术家作品。同期还举行了“一墨相承——香港艺术家十二人展”,通过展览,演绎香港艺术家的新水墨思维。

聚合的力量

内地和海外对于当代水墨的理解与阐释各执一词,也有不同的代表性画家,在香港这一具有包容性的聚集地上,容纳了各种观点。

当代水墨已成为香港水墨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与香港经济发展的优势一样,占据东西方交融的地理优势,香港当代水墨交易成为传统与当代、东方与西方、笔墨与观念的交接处。虽然当代水墨的市场表现并未达到前几年的期待,但其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显然受到东西方藏家的关注和期待。

程寿康表示,香港苏富比将会把当代文人艺术这一门类变成一个常态,一年两季都会有当代文人艺术的专场拍卖会,主要是针对文人传统语境的当代水墨作品。他介绍,在秋拍中,会增加水墨的比重,拍品都和当代文人艺术有关联。

苏富比中国艺术部副主席龙美仙则认为,中国艺术品收藏家对20世纪中国水墨艺术的兴趣不断增加,必定也会将这种兴趣延伸至当代水墨,因为这些作品都是联系中国传统画作及历史的。过去10年来,张大千、吴冠中等水墨大师的作品创造了惊人的成绩,部分收藏家亦会选择寻求当代艺术家的水墨作品。

在唐丽丽看来,香港的审美意趣更能将东西方融会贯通。一些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的藏家也在进入当代水墨,而亚洲乃至国际藏家对水墨艺术的兴趣也随之增加,为这一板块未来市场发展增强了信心。

当代水墨在香港的发展看似来得突兀,实则具有承先启后的作用,在中国水墨画发展上,应占有重要地位。香港面对的是将中国当代水墨融合、展示,同时面对如何将各种力量聚合在一起,共同推动当代水墨市场的发展。

吕寿琨 《禅画》 设色纸本 1969年

微购物商城
有哪些微商城
怎样做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