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河信息网 > 育儿

郭元鹏眼睛里不能只有丢失的眼睛

发布时间:2019-11-25 10:36:00

郭元鹏:眼睛里不能只有“丢失的眼睛”

1月1日晚上,安徽黄山屯溪区委区政府发布消息称,屯溪区监察局决定对屯溪区社会福利院院长宣立军违反行政纪律的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屯溪区政府已对其暂停执行职务。2014年12月30日清晨,屯溪区社会福利院发生一起84岁老人离世并缺失双眼事件。警方调查显示:没有发现钝器取走眼球的痕迹。(1月2日《人民》) 虽然,事件还没有最终调查结果,但是,处理福利院院长也是应该的。不管丢失眼睛的原因是什么,福利院都是不能推卸的。目前,当地政府、当地警方、全国公众,关注的焦点是:老人的眼睛究竟到那儿去了?但是,在笔者看来,我们的眼睛里不能只有“丢失的眼睛”,还要看到养老事业存在的问题。虽然说,老人的去世和福利院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老人眼睛的缺失,却和福利院有关系。当老人去世之后,家人才发现其两个眼球不翼而飞的时候,监管漏洞何等巨大? 我们已经进入了老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如何让中国老人都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应该是政府思考的事情。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失独老人”越来越多;421家庭结构造成的在家养老越来越困难的现实,都需要到位的养老制度来承担。面对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的现实,面对市场养老院问题多发的现实,政府没有理由袖手旁观。 最近几年,涉及养老院的问题多发:有老人在敬老院里被割掉了睾丸;有老人因为脾气不好被服务人员暴打死亡;有老人葬身在养老院的大火中;有老人吃了食堂的饭菜中毒身亡。当一个个悲剧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在调查,也在追责。问题是,当我们抓了人,判了刑之后,这种现象改变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当那边的“丢失的睾丸”刚刚查清原因,这边的老人就又“丢失了眼睛”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只看到“丢失的眼睛”。 找到“丢失的眼睛”很重要。但是,思考老龄中国的养老问题更迫在眉睫。笔者认为,养老的问题,政府应该多些主动担当。具体来说,应该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事情: 其一:公益养老要挑起大梁。经济发展的目的是造福群众,当然应该包括老人。对于政府来说,应该在最大范围内扩大公立养老院的建设,让养老事业多些公益性质。 其二:社会养老要提高门槛。社会养老只能是公益养老的一个补充,而不能当成主要渠道。按照民政部的规划,是将社会养老当成主要渠道的,对于创办养老院的商人还有各种补贴,这些政府投资真的能造福老人吗?其实还是肥了商人的腰包。 其三:从业人员要实行准入。漏洞百出是因为从业人员有问题,我们是不是需要实施行业准入制,将那些细心、耐心的人吸纳到这个行业里来,将那些脾气暴躁的人拦截在行业之外? “丢失的眼睛”让银发时代丢失了什么?这需要政府部门来反思。 作者:郭元鹏

:姬学涛)

历史人物
职场
沈阳互联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