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三河信息网 > 育儿

天枢 028、尼采死了(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2:11

天枢 028、尼采死了(下)

尼采分明是想找死,他的怒吼声却让歌烈心头一颤,似是被什么东西握紧了。歌烈就是恩里尔神殿中的祭司,恩里尔是哈梯与亚述王国所信奉的主神,也是歌烈一直以来所信奉的神灵。而听老疯子的话,这场灾难居然是恩里尔带来的,而且这位神灵此刻就在云端之上!

歌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所听见的话。老疯子飞向天空,立刻有无数道闪电被吸引着劈了过去,他周身外亮起了一道道明亮的金丝,那是法杖所射出的金色光带,像一张密集的引开了闪电

天枢  028、尼采死了(下)

尼采今年一百五十多岁了,修炼神术也有一百二十多年了,虽然一直无法进级为九级魔法师,但一身法力浑厚无比,如此不要命的完全施展出来,这风雨雷电一时真奈何不了他。眼看他已经飞到云层之中,那乌云翻滚之间不断闪现的粗大电蛇是最致命的威胁。

这时歌烈突然瞪大了眼睛,他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云层中最猛烈的狂风与霹雳好像在受什么人的操纵,居然纷纷避开了尼采的身形。

尼采向着叙亚高原方向飞去,毫不客气的挥舞法杖,万千条金丝状的光带飞舞,狂暴的撕扯开带着雷电的乌云,似乎想把天幕捅出一个窟窿、硬生生劈开一条通道,要把那云端上的神灵给揪出来!

“恩里尔,你这头龌龊的、胆怯的猪!为什么不敢面对一个凡人,你害怕了吗?这天上的云层在颤抖,是你在我的面前发抖吗!”尼采好像在天上寻找着什么踪迹,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居然开始破口大骂。

歌烈不由自主的又在颤抖,连手中的法杖都在微颤,他可从未听过有谁敢这样咒骂神灵。而尼采却肆意谩骂毫不在意,他这么做就是在求死,却要让云端上的神灵亲自出手。

空中终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你这个疯子,竟敢如此冒犯我!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可怜的凡人,你并不了解神灵的秘密!”

歌烈下意识的就想跪下,这声音在他的灵魂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他虽从未听见过,但一瞬间自然的就知道说话者是他一直以来信奉的神灵恩里尔,这种感觉是无法言述的。

老疯子却哈哈大笑道:“恩里尔,被无数人膜拜的伟大神灵啊,你终于被我骂出来了!……来来来,看我能否伤害你,希望你不要躲闪也不要害怕。”

老疯子狂笑着飞冲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发动了最强的一击。他将手中的法杖扔了出去,在空中炸裂成一团耀眼的金光,几乎撕破了笼罩在都克镇上方的所有乌云。在这一瞬间,歌烈仿佛看见了云端之上站着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位神灵。

尼采终于见到了神灵,并对云端上的神灵发出了平生最强的一击,连法杖都不要了,毫不在乎自己是否会从天空跌落。歌烈也看见了那朦胧的神灵身影,却只有短短的一瞬,紧接着无数道粗大的闪电从四面八方汇拢而来,伴随着惊天动地的霹雳声。

歌烈下一瞬间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清了。而天上的尼采化为了一团火,瞬间如太阳般的明亮,旋即就灰飞烟灭。

很快,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被撕开的乌云重新笼聚,洪水与暴雨仍在肆虐。幽蓝之舟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歌烈在巨大的震撼中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法力,回过神来赶紧一挥法杖重新控制住这件法器。

“伟大的恩里尔,我用此生的誓言信奉您,有幸见到您却是这样的情形。……这场灾难真是您带来的吗?你疯了吗!……尼采,你就这么死了?在神灵的怒火前,谁也救不了你。”歌烈一转法杖,幽蓝之舟调头向着叙亚城邦方向破浪而去,他心中发出连声叹息,回头最后望了一眼已消失于洪水中的都克镇。

他又看到了奇异的一幕,有一片晶莹的东西从水中飞了出来,那是一枚枚神石。这些并不是山中矿藏的神石,而是都克镇的矿工们已开采好的,有些是还未上缴城邦的,有些是人们自己私存的,都克镇的神殿中还窖藏有大量的神石,此刻都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所摄飞上云端。

高高在上的神灵也需要神石吗?人间的财富对他们而言应该没什么意义,歌烈却很清楚神石的作用不仅仅是昂贵的通行货币,它也是施展神术的中介,如果神术的力量过于强大,甚至会损毁神石。难道神灵在施展神术,却借助神石来弥补力量的消耗?

回去的路上,那湍急的洪流自然阻挡不了一位八级大神术师驾驭的幽蓝之舟,然而歌烈却始终凝聚全部的法力一丝也不敢松懈,就像在戒备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幽蓝之舟顺浪流飘行二百里,居然直接来到了叙亚城下,此时被高高的城墙环绕的叙亚城已经成为洪水中一座巨大的孤岛。大水从东北方向蔓延而来,没过四面的田野,眼看就快到达墙根下。各个城门已经被封闭了,门内还紧急垒砌了装土的草袋防止大水漫入。

歌烈一顿法杖带着一船人直接飞上了城墙,然后招手将幽蓝之舟收了回来。这件法器恢复成一尺多长的模样,幽蓝水心仍然完好,但两侧镶嵌的四枚神石已经布满了裂纹,取下来之后随即化成了碎末。

萧墨带着助手一直焦急的守候在东边的城楼上,见歌烈平安返回,赶紧迎上前来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您总算回来了!就这么半天功夫,洪水已经吞没了叙亚城邦一半的荒野,我们的城池也被大水包围。……您看,这水还在不断的上涨!”

听他的声音都快哭出来,假如歌烈再不回来,估计连跳城墙的心思都有了。歌烈却来不及说太多废话,立刻命令道:“将城中所有的神术师都集合起来!”

华莱特答道:“神术师?他们带领大家都在神殿中向恩里尔大神祷告。”

歌烈没办法解释什么,只得沉声喝道:“祷告已经来不及了,火速集合,尽可能布下一座最巨大的神术阵。……萧墨州长,你带人将叙亚神殿中所有窖藏的神石全部取出来,还包括城邦财政部金库里所有的神石,都拿到城墙上环绕排列。……华莱特,你去沿城墙布阵,最简单的防护神术阵就可以,只要将那些神石放在可以被激发的位置。”

萧墨目瞪口呆道:“叙亚城邦的所、所有神石?”

华莱特也惊诧莫名道:“就算沿城墙布成了环形神术防御阵,也不可能激发这样一座神术大阵的力量,更不可能退去洪水啊?”

歌烈一摆手:“我根本没想完全激发这座大阵的力量,哪怕只激发几十分之一就可以,告诉所有的神术师都节约使用法力,仅仅只需保证所有神石处于被法力激发的状态,与神术阵融为一体。……快去办,这是命令!让考斯曼主持神术阵。”

就在这时,拉斐尔气喘吁吁的登上城墙喊道:“尊敬的老师,考斯曼走了,他用手中的高级飞行卷轴和那件飞行法器将自己的家人也带走了,临走前留言说是回王都汇报这里的灾情、申请救援。”

萧墨一跺脚道:“汇报灾情、申请救援应该是歌烈大人与我下令派人,他怎么可以私自去王都?分明是带着家人逃走了!……我昨天就看见他在神殿中尝试预言神术,想推测叙亚城邦在洪水中的结局,难道他认为城邦要被洪水摧毁吗?”

华莱特骂道:“就凭他也能使用预言神术?还想推测这么大的事件?真是个不要脸的……”

歌烈却没功夫多啰嗦,挥手打断众人的话,冲自己最年轻的弟子拉斐尔道:“我派你去王都汇报灾情、并向附近的城邦申请救援。带上这三支卷轴,用白色的卷轴追上考斯曼,一句话都不用问,用金色的卷轴直接击杀他,然后再去最近的城邦,并一路回到王都。”

他抖手从袖子里取出两支不到三寸长、非常小巧的神术卷轴,一卷白色一卷金色,连同先前没有使用的另一支高级空气神术卷轴一起交给了拉斐尔。然后沉着脸对萧墨道:“叙亚神殿大祭司考斯曼在危机到来时擅离职守、临阵脱逃,已被我下令直接击杀,把这个消息宣告全城。”

说完这番话这位大神术师似乎已经很累了,拄着法杖走下了城墙。萧墨在他身后喊道:“大神术师,你要去哪里?”

华莱特也喊道:“尊敬的老师,考斯曼逃走了,谁来主持城墙上的神术大阵?”

歌烈一边走下城墙一边答道:“华莱特,你已经是除我之外这里最强的神术师了,你来主持大阵,不必勉强激发太大的力量,只要达到我的要求就可以。……州长大人,你把所有的神术师都派上城墙,我要一个人在神殿中向恩里尔大神祈祷,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

**

巴中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焦作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怎么收费的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